荥阳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森工總局憑啥在木片業搞壟斷木片行業壟斷

发布时间:2019-11-09 07:10:58 编辑:笔名

森工总局凭啥在木片业搞垄断_木片,行业,垄断

木材加工剩下的大量边角料——板条、板皮等这些不起眼儿的东西,原本是用来烧火、做饭、取暖,或者是没有用的废物,现在已经被有效的变废为宝利用起来——加工成木片,成为工业造纸和生产密度板的上乘原料就是这以前不起眼的木片,近年来在该行业内部却发生了一场惊人的垄断与反垄断之争

绥芬河木片企业的呼声——

森工总局凭啥在木片业搞垄断

近来,绥芬河木片生产企业(以下简称木片企业)向反映,黑龙江省森工总局(以下简称森工总局)下属的木片经营管理局在木片业搞垄断经营,这使绥芬河的木片生产企业无法与造纸企业直接对接这些企业认为,森工总局木片管理局的介入,一方面给造纸企业带来了额外的负担,因为木片管理局的企业从中间收取的费用有一部分是由造纸企业承担的;另一方面损害了木片企业的利益,木片企业的利润被侵占,同时造成了资金回笼滞留由于压{TodayHot}资金,有的木片企业难以维持正常运转,濒临破产的边缘

垄断之争诱因——绥芬河木片业“蛋糕”诱亾

据绥芬河木片经营研究会介绍,从1998年开始,一列列载满俄罗斯原木的火车把大量原木拉到了绥芬河几年间,绥芬河市拥有大小木材加工厂达500余家,木材加工业成为绥芬河的重要产业和新的经济增长点在木材加工产业大树的背后木片加工产业也在突飞猛进的发展

据统计,绥芬河市有成规模的木片加工企业30多家,生产加工点达四五百处,从业人员近万人,平均日产木片近百车,产量达7000立方米绥芬河市已经成为省内外不少造纸企业和密度板企业的原料重要供应区

目前,绥芬河市生产的木片年产量250多万立方米,远销到吉林晨鸣造纸厂、山东晨鸣纸业集团、河北承德兴业造纸、吉林图门石砚造纸厂、牡丹江斯达造纸、佳木斯杉泉纸业、鹤岗鹤立木业等省内外20多家造纸和密度板生产企业以吉林开山晨鸣造纸厂为例,该厂所需原料的三分之一由绥芬河市供应

据《中国绿色时报》报道,2005年黑龙江省森工总局木片经营管理局工产销木片200万层积立方米,同比增长5%,创造产值1.5亿元,比上年提高12%

对比说明,绥芬河市的木片年产量已经超过了森工{HotTag}总局

随着木材进口的增加,绥芬河市木片加工业还将扩大

垄断方式——把“统一经营”扩大到绥芬河和造纸厂

木片加工原来只存在于森工总局所辖林区系统,森工总局专门设有木片经营管理局

2003年12月9日某的一篇稿件中报道:“森工总局木片公司潜心研究市场的变化,制定出全行业一盘棋的集团化经营策略,要求系统内所有的木片企业实行统一价格、统一销售、统一运输、统一结算”

森工总局在本系统内搞统一经营是自己的权利,是无可非议的可是,2003年,在绥芬河市的木片生产迅速扩大并逐渐形成规模,有了市场竞争力的时候,森工总局木片管理局把原来针对本系统的“统一管理”的手伸向了系统外的绥芬河市

据《中国绿色时报》的文章介绍,森工木片经营管理局组建注册了绥芬河市金兴木片有限公司,有效实现了绥芬河区域造纸木片的统一经营

那么,森工木片管理局是如何“有效实现了绥芬河区域造纸木片的统一经营”的呢

据绥芬河木片经营研究会介绍,在统一管理的背后,木片企业已经付出了高额的费用每发生一笔木片产品的销售,森工木片管理局就收取一笔费用,可是木片企业谁也说不清楚收取的到底是一笔什么费用,有的说叫管理费、资源费,也有说是代理费的

绥芬河市林业局的一位副局长认为,森工总局管理权限在其辖区,而绥芬河市的木片产业属地方林业,不在森工管辖范围

绥芬河木片经营研究会会长徐有国说:“我们绥芬河市木片生产企业都不愿意木片管理局的公司插手,从中渔利我们想把自己生产的木片直接销售给省内外各大造纸厂,可是木片管理局不让造纸厂接受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力,以及他们长期以来所拥有的林区木片资源相威胁,各造纸企业不敢收绥芬河的木片绥芬河木片企业必须走森工公司在各造纸厂设立的代理账户森工公司与造纸企业签订了独家供货合同没办法,绥芬河市的木片企业被迫接受条件,把一部分利益让他们收走”

尽管生产送货等环节都在各木片企业,可是,结算的“路径”却只能走木片管理局公司,货款被扒了一层皮后,才能到木片企业,甚至企业还要压部分资金

一位造纸厂负责原料的经理透露,2005年7月,绥芬河的陈女士设法在造纸厂立了户,但是木片管理局从中干扰,就是不让用最后没办法,只好把20多车木片转移到森工公司的账目上

陈女士也承认确有此事

这位经理曾说过:“谁想单独立户都不行,都必须走森工的公司账目,这我记得太清楚了”

可是,造纸厂为什么不让其他人单立户呢该经理一针见血指出,怕森工总局,因为他们掌握着资源,他们不讲理,但是我们也不敢说

在黑龙江金兴森工木片有限公司与佳木斯杉泉纸业2004年12月27日签署的一份协议上可以看到:“甲方(金兴公司)负责乙方所需木片的供应,除大兴安岭林业管理局所辖局的木片外,其他地区的木片均为独家供应”在供货协议上签字的竟然是森工总局木片经营管理局局长助理陈某陈某即是局内高层领导,又是公司的一位负责人

据知情人士透露,木片管理局的领导曾到多个造纸企业洽谈“生意”,要求造纸企业不要直接接收绥芬河木片企业的货物

垄断方轻松赚钱 木片企业损失巨大

据了解,森工总局木片管理局分别在牡丹江、佳木斯、吉林等地设有代理商,专门进行各地木片销售的代理,各地代理商已累计收取了巨额费用

据绥芬河木片经营研究会统计,仅2005年,木片管理局从绥芬河获得的包括所谓接车费和代理费等费用就高达1000万元

绥芬河市金兴木片有限公司是去年9月注册的据绥芬河木片经营研究会介绍,在此前的一年多的时间里,该公司的人员就已经从事木片销售代理,并收取“代理费”了有关人士透露,这家公司就是专门负责把绥芬河木片销往吉林晨鸣造纸厂的总代理

《中国绿色时报》的一篇稿件中报道:森工总局木片经营管理局所属的绥芬河木片有限公司,2005年“全年产销造纸木片60万层积立方米,创利200万元”

据绥芬河木片经营研究会介绍,这家企业即没有堆放木片的场地,也不加工生产木片,只是背靠森工木片管理局这面大旗,从中坐收渔利,大把的钱进了他们的口袋

一位造纸企业负责人对森工木片管理局的收费行为很不满意,他指出,这家公司就是一家专门负责收钱的公司但是,造纸企业考虑到自身发展所需要的原料供应,又顾虑重重一位造纸企业的老总无奈的说,我们得罪不起他们

通过绥芬河金兴公司给徐有国出据的结算单,可以算出货款是按照每吨1040元结算的而据了解,金兴公司给各企业结算的价格有多种,还有的是每吨1030元、1020元而吉林开山晨鸣造纸厂结算给绥芬河市金兴公司的价格却是1095元,那么55元甚至更多的钱那去了呢

木片企业认为,很明显,这笔钱被金兴公司收取了,至于金兴公司是如何分配使用的就不得而知了有的企业法人代表告诉,别小看这55元,这已经最少占销售额5%了,企业有时候的获利还没有金兴公司多呢

木片商蒋再海从2003年从事的木片行业,他每年发往开山的木片有1万吨去年,森工的公司收走“管理费”55万元三年间,他被迫交给森工公司管理费已达100万元左右

葛继安从2001年从事木片的生产和经营,他对此行业的现状深感困惑他说,尽管绥芬河木片每年的产值很大,但企业获利太小了,大部分利润都被垄断的中间商收走了,真正盈利的是森工的木片公司

绥芬河市政府坚决 反对木片业垄断

绥芬河市委、市政府对绥芬河木片业的状况非常重视,2006年2月14日就此事召开了座谈会次日,该市一位市领导在详细了解情况后指出,森工木片经营管理局的手伸得太长了,他们的做法也太过分了,森工个别部门还在沿用和行使计划经济的老一套,这是不行的我们一定要帮助绥芬河的木片企业讨回应有的利益,维护绥芬河企业的权益

随后,绥芬河市发改委组织全市木片企业召开会议,会议决定,要进一步引导绥芬河市的广大木片商团结起来,组成一支能够抵御市场风险的力量,参与到市场激烈的竞争中去

就发生在绥芬河木片业的垄断与反垄断之争,绥芬河市一位领导说,必要时由政府相关部门出面,帮助木片经营研究会与各造纸企业协调,签订供货合同,剔除强行干扰从中获利的中间环节

对于发生在经济领域中经常能看到的垄断阴影,全国人大代表也是深表关切有的参加今年全国人大会议的代表认为,对于垄断应该通过深化改革,还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一片净土因为行业垄断保护了落后、降低了效率,毁掉了公平、公正、公开的市场经济法则,造成了分配不公,还容易滋生腐败

绥芬河木片业的垄断与反垄断之争何时才能结束,造纸木片业何时才能真正形成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本报将继续关注

生物谷药业
金振口服液生产商
生物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