荥阳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女子走失17年找到家人哥哥接电话时以为诈

发布时间:2019-11-10 22:43:28 编辑:笔名

女子走失17年找到家人 哥哥接时以为诈骗

李德英今年46岁,贵州人,17年前和丈夫外出打工失散,她不识字,没有,揣着30元钱,沿着铁轨步行10多个月来到舒兰。提起留在贵州的两个孩子,李德英语塞,摇着头喃喃低诉:“已经联系不上了……”  新文化 温月 杨晋浩

李德英给哥哥打报平安 新文化 王强 摄

李德英今年46岁,贵州人,17年前和丈夫外出打工失散,她不识字,没有,揣着30元钱,沿着铁轨步行10多个月来到舒兰。后来在舒兰一村庄安家,与村民赵海龙生活在一起,育有一儿一女,2011年赵海龙去世。因她在舒兰没有户口、身份证,两个孩子也成了“黑户”,大儿子还因无法落学籍而辍学。

她的经历

17年前走失 来到舒兰

5月25日,舒兰市环城街裕国村二社屯北一处偏僻农舍院子里,李德英正在清洗好心人送来的衣物,挑选出还能穿的留给孩子,她身高约1.5米左右,皮肤黝黑。

李德英的老家是贵州省六盘水市农场镇明山村朱家寨(现为贵州省六枝特区龙场乡民山村九组),1998年2月,已经是两个女儿(大女儿六岁,小女儿一岁半)妈妈的她,跟随丈夫及同寨几个村民,到山西一煤矿打工。工作了半个多月,因为种种原因,她和大伙走散了。

“我再回到工棚时,发现东西都没了,有人告诉我,大家都走了,也包括我丈夫。”李德英操着一口贵州口音说,自己不识字,没有,当时兜里只有30元钱。当时想大家是坐火车来的,跟着火车就一定能找回家。她就沿着轨道,跟着火车走,这一走,就是10多个月。

“路上我被精神病人把头打破过,也被流浪汉欺负过,吃、喝都是找人要的,最后走到了这里。”她说,1998年深冬,舒兰下了很大的雪,村里好心人帮她将伤口包扎好,还收留了她。从此,她开始打工,租房子住。后来有人给她介绍了赵海龙,两人生活在一起,并生育了一儿一女。“来到舒兰后,我就再也没走出村子,守着家人过日子,在这儿,我有了家的归属感。”她说。

孩子无户籍 上学成难题

赵海龙也是一名煤矿工人,在大儿子4岁时,患上了肝腹水,病情每况愈下。

2011年7月,赵海龙意外溺水身亡,李德英苦心经营的这个家,再次崩塌。

好心人知道她的情况后,送来了米面油,还有衣物。自己打工和大家的接济,让她可以生活下去。可是因为自己没户口,导致两个孩子也成了“黑户”。去年大儿子应该上初中,可因无户口,没法落学籍,只能辍学。今年小女儿也上六年级了,也面临无法落籍问题。

出现转机

民警介入 找到失散家亾

今年5月9日。舒兰市公安局在开展核查未落户人员工作时,根据热心群众反映得知了李德英的情况。

舒兰市公安局户政管理大队民警郑宝昌说,民警走访多次,了解到李德英从家走失17年,在舒兰没有任何身份信息,考虑到她的困难,最终决定特事特办,两地民警通力协作,终于将她家人找到了。她家里有兄弟姐妹7人,她是老三,警方找到了她哥哥的联系方式。

刚通时,对方还以为是诈骗,将挂断。民警发短信说明情况后,再次致电,对方要求与李德英通话。刚听到那头传来的乡音时,李德英十分镇定。几经沟通,对方却依然不相信她,这时她身子都颤抖了,双眼噙满了泪水。

“哥,你不认识我了?你忘了?小时候你的衣服都是我洗的!”一向平静的李德英情绪激动,那头沉默后,开始徐徐询问兄弟姐妹的小名,虽然分隔17年,但她都说对了。

“妹啊,我们都以为你死了。”那头传来阵阵哭声,李德英捂着嘴,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

哥哥告诉她,父母都在,她的大孩子已经结婚了。

孩子落户了 重回校园

民警通过调查后,5月13日为她的两个孩子办理了落户登记。民警将孩子的户口送到她手中时,她一个劲儿地感谢。在民警的协调下,辍学一年的大儿子,也重回6年级学习,将和妹妹一同升入初中。

“我们通过调查得知,李德英的原户籍在贵州已经被注销了,她的户口还在恢复中。”郑宝昌介绍。

5月24日夜间,弟弟给她打来,说和哥哥在外地有工程,目前没有时间,不能马上来看她。

“我们家里人都知道妹妹还活着的消息,很激动,6月份我们打算来看她。”李德英的大哥说,至于她想要回家还是留在舒兰,全凭她个人意愿。

“我想回家看看,看看爸爸和妈妈。”李德英说,她很担心父母。她想要带孩子回家看看,可是苦于没有路费,另外很少与外界沟通,自己也无法独立领孩子出行。

提起留在贵州的两个孩子,李德英语塞,摇着头喃喃低诉:“已经联系不上了……”

新文化 温月 杨晋浩

延伸阅读

分娩期
西宁手机网
V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