荥阳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陨圣记 第三十四章 聚将令

发布时间:2019-10-12 23:49:07 编辑:笔名

陨圣记 第三十四章 聚将令

赤尻马猴严令猴族任何人不得爬上花果山的山dǐng,説山dǐng之上乃是猴族的禁忌,非猴王不得上去。猴族所有人都遵循这一条铁令。

花果山很大,果树很多,随便走几步便能遇到一颗果树。花果山的水很甘甜,水里的河鱼很美味。花果山的野味更是好吃,好吃到就连鱼儿这样笨手笨脚的人都能做出美味的汤羹。花果山的兔子更好抓,因为有鱼儿的存在。

美好的时光总是过的很快,养好伤的谛听准备离开花果山,赤尻马猴没有挽留他,目送谛听离开花果山后,赤尻马猴带着猴族开始巡视花果山。

迷糊却被鱼儿禁足,被关在水帘洞内説要修养身体。在回花果山的途中迷糊受伤太重,虽然有灵丹妙药将外伤治愈。但是内伤却没有那么容易好。需要长时间的静心疗养。为此鱼儿不辞辛苦的去寻找一些滋补的药材来滋补迷糊受伤的身体。

半个月后,被养的白白胖胖的迷糊在看到鱼儿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香气四溢的汤药,使劲的摇头,宁死不喝。鱼儿双目瞪圆,威逼利诱的逼迫迷糊喝下这碗汤药。

迷糊是死活不肯张嘴,“在这样喝下去,我整个人都要爆炸不可。”

鱼儿见威逼利诱也无法令迷糊喝汤,便轻轻将石碗放下,双目转瞬间便泪眼汪汪,就差一丝便要滑落脸庞

。这时的鱼儿是万分惹人怜爱,是个男人都想将她拥入怀抱,给予最大的温柔守候。仿佛要梨花带雨般的鱼儿轻声细语地道:“你可知道这碗汤我耗费了多少心血,为你采摘悬崖上的白莲,差diǎn跌落悬崖。为你去河底选寻找白鱼差diǎn淹死河底。为你去寻找灵芝,被黑熊撵着跑了十几里的山路。好不容易凑齐了药材,辛辛苦苦为你熬了一整夜的汤。你既然不喝,我便把这辛苦的汤给倒掉,就算我的这一片用心良苦给狗吃了。”

这话一出,説的是抑扬顿挫,激动时热泪难忍;动情时,仿佛令人身临其境。迷糊毫不含糊地端起石碗一饮而尽。豪迈之情跃然于前。放下石碗,轻轻的拉着鱼儿如葱白的xiǎo手道:“怎么会呢,我什么事情都会听鱼儿的了。你看着不是全部喝完。”

鱼儿用丝绢擦拭迷糊嘴角的油渍,插着插着,便见迷糊的鼻孔内流出两股鼻血,吓得鱼儿花容失色。迷糊摸了摸鼻孔,见鼻血直流,止都止不住。鱼儿则立跑去请来赤尻马猴为迷糊把脉。

赤尻马猴见迷糊正躺在床上,嘴里也是鲜血直流。迷糊见了鱼儿开道:“鱼儿我恐怕是熬不过这一关了,若是我死了,你日后找个好人家托付终身。”

鱼儿见迷糊这般模样,便是心神大乱,“哇”的一声泪珠便如泉涌源源不断地从眼眶中流出来。

“死不了,给我出去跑上一个时辰便可。”赤尻马猴一脚将迷糊踢下石床道:“你这是滋补过甚,肝火上涌,若是不将这团邪火给泄出体外,老猴子怕你半夜三更憋不住石头都给打个洞,何况还有鱼儿在。滚,立即给老子去跑。”

迷糊听了赤尻马猴的话立即爬起来,跳出水帘洞,围着花果山疯狂的跑起来。

“傻孩子,你给迷糊喝的是什么汤?鼻血逆流到嘴里了。”赤尻马猴问道。

鱼儿脸色红扑扑地道:“悬崖上的白莲,河里的白鱼,十年灵芝,百年的人参。”

“还有呢?”赤尻马猴追问道。

“还有一味鹿鞭。这是按照书本上来调配专治体虚”

赤尻马猴气鼓鼓地道:“以后不准乱翻我的书本,一知半解弄来的东西也敢给他吃,若出了些差池,你定然会后悔一辈子。”

鱼儿耷拉这头道:“哦,马爷爷,鱼儿明白了。”

“先让这xiǎo子跑上一上午。让他将邪火给泄干净。”

出生的太阳给人温暖的阳关,若是夏天上午十diǎn多的太阳,则要人老命。跑了大半个上午的迷糊,累的浑身是汗,嘴张的老大,将体内的热气尽快的排除体外。跑累了,脱光衣服,跳入溪水中,爽快地洗上一个凉水澡。比什么都舒服。

山清水秀,若在前世定然是一处好风景。少不得有钱人拿钱出来开发。清澈见底的溪水里面xiǎo鱼儿自由自然的来回游荡。清凉的溪水将夏日的炎热给驱除干净。躺在水里就不想起来。迷糊躺在溪水里面,背靠一块大石,望着蓝色的天空傻傻的发呆。

这个世界,人类可以修行,可以获得无上的法力。很令人羡慕。若是能找到一家可以修行的门派,等他日修行成功再回来娶鱼儿,美女配英雄。像鱼儿这样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的倾城绝世美女,必须要要有一个大英雄来保护她。

想着想着,迷糊的脑袋被人重击,便昏死过去。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临近傍晚,久久等待的鱼儿见迷糊迟迟未归。眼见日薄西山,心中不免焦急万分。赤尻马猴见天色已晚,便派出猴二带着几个妖猴去寻找迷糊。

天色逐渐暗下来,猴二在溪水边上找到了迷糊遗留下来的衣服。嗅了嗅衣服上的气味,一股的馊臭味。而空中弥漫着淡淡的妖气。猴二大惊道:“不好,速速回去禀报老祖宗。”便带着妖猴火急火燎的赶往水帘洞。

听完猴二的话,赤尻马猴脸色不善地道:“看来是有别的妖怪悄悄潜入了花果山,恐怕迷糊现在是凶多吉少。”

在一旁鱼儿听了赤尻马猴的话,身子一软天昏地暗的晕了过去。赤尻马猴眼疾手快,一手托住倒下的鱼儿。将她放置在石床上。晃悠悠醒过来的鱼儿便要强行起身去找迷糊,赤尻马猴厉声道:“你妖丹受损,实力大损,现在出去找迷糊简直就是死路一条。”

鱼儿咬着嘴唇,强行起身道:“就算是死也要和他在一起。我欠他的太多了。若不是因为我他也不会受这些苦。”

赤尻马猴长叹一声,道:“情劫最难,更何况你们二人是人妖相恋,注定会被天地所抛弃。收起些心思吧。”

鱼儿双目泪眼朦胧地道:“鱼儿这一生报仇依然无望,今日又要灭迹我这颗含苞待放的心。马爷爷,您説我日后还有什么信念强行苟活于世。”

“也罢,今日,今日我便破例一次。为你吹向号角。”赤尻马猴道。

赤尻马猴令猴族取出一只巨大的号角,漆黑的号角上布满了繁琐的纹路,沉重黝黑的号角散发出一股神秘的色彩。丝丝的凉意从号角的内部散发出来。

众妖猴将号角放置在水帘洞外的一处平地,赤尻马猴运用妖力,拼劲全力将号角吹响,低沉的号角声在黑夜响起,夹着妖力的穿透力,角声传的很悠远。赤尻马猴连续吹了三次。三次低沉的号角声过去,花果山四周的头山人声鼎沸,妖气冲天。无数的妖怪涌现在山头,如潮水般涌向花果山。

不消一会,便有七十二位长的凶神恶煞的妖族腾云驾雾而来,七十二妖王散发出恐怖的妖气,令四周的空气骤然下降几度,闷热的炎夏也令人感到凉飕飕。赤尻马猴打量着前来七十二洞妖王。心中暗叹道:“世事无常,白云苍狗,转眼间是新人换旧人。恐怕当年猴王的威名是无法压制住这些个新妖王。”

七十二妖王见是个老猴子,不由怒从心齐,内有一妖王道:“你是哪里来的孤魂野鬼,胆敢夜吹聚将令。扰了本王的清梦。”

这群妖汇聚处乃是当年猴王汇聚众将之地。

这号角本是千余年前,猴王聚将所用,昔年花果山猴王力压群魔,迫使花果山七十二洞妖王纷纷称臣。猴王又用秘法将号角声融入妖王血脉,即使这一代妖王死去,留下的子孙也会被着号角唤过来。

“我乃花果山水帘洞内美猴王坐下马元帅也。”赤尻马猴此话一出,一股威严的态势力压群妖。凭借这股威压生生将七十二洞妖王的气焰给压了下去。

七十二妖王中也不乏些千年多的老妖怪,其中就有一个青兕妖王,只见那妖王额头上长的一只独角,独角上螺纹密布,虽过千余年,却还是青脸终年农夫模样,身穿一件破烂锁子甲,手脚满是脏泥,分开众妖,走上前去道:“不知马元帅今日聚将所谓何事?如今的猴族可不比往昔猴王再时那般强大。”

当年猴王以莫大的本事将七十二妖王强行加入麾下,那是的花果山正是个妖怪的天堂。跟随猴族操练,得了莫大的好处。世事无常,如今猴族势微,七十二洞妖王自然不会买你猴族的账。

赤尻马猴见了居然是青兕妖王,嘴里冷哼一下,道:“青兕兄言重了,猴族势微尽人皆知,我也无猴王那般实力,今日回猴族回归花果山只想安心的繁衍生息,绝无要凌驾诸位之意。今日吹起聚将令乃为寻一个人类而已,此人于我猴族有大恩德。我亦只诸位妖王内有喜吃人肉者,或为抓错了人,今日便买老猴一个情面。将那少年放了便是。”

七十二洞妖王脸上大多具是不削一顾,见老猴子软语相求,以为这是个软柿子随便捏。内有一位新晋的白象妖王脸色低沉地道:“昔年我父王随猴王征战天界,弄得身死陨落。埋骨他乡。我等也不曾有半句怨言。后来猴王被擒,猴族远遁他乡,留下七十二洞老弱病残在此苦苦挣扎。而今你猴族刚回花果山便聚将号令。是何道理,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现在也不是你猴族一家称大。”

赤尻马猴抱拳回礼道:“今日我猴族有冒犯各位之处,老猴子在此赔罪。老猴子今日有一事烦求各位,若各位抓错了人,还请归还。他日老猴子定然登门拜谢。”

“我不曾见过什么人类。先行告辞。”白象妖王一甩衣袖便要驾云而去。

赤尻马猴见了此要如此不知礼数,自己已然给足了这些妖王的面子,居然还不识抬举,悄悄凝聚妖力,右脚轻轻踏出一步,一道劲风扫过,便将白象妖王的踏云一扫而尽。妖王见脚底云雾消失,一个跟斗稳稳落回原地。

“这便是您的待客之道?我便敬您一杯。”白象妖王怒道。

唐山治疗睾丸炎方法
常德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昆明治疗白斑的医院
唐山治疗睾丸炎费用
常德白癜风治疗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