荥阳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止玄记 第十二章 去往你的城

发布时间:2019-09-26 03:38:49 编辑:笔名

止玄记 第十二章 去往你的城

题记:

水秀山清眉远长,归来闲倚小阁窗。

春风不解江南雨,笑看雨巷寻客尝。

——《忆江南》佚名

南方的雨绵绵如酥,就像南方的姑娘温柔缠绵;映日的荷莲含苞待放,如守候的佳人婷婷而立;划过的乌篷船仿佛载着看客的相思,泛起阵阵的涟漪;打着花纸伞路过石桥的美人,勾去了茶楼里潇洒的魂儿。南方的小巧精致,烟雨画楼,山清水秀,在风流才俊的诗文里画笔里韵味横生。一步三颦的南方女子,温婉柔情,一笑春来的挽着客子的心。不说小桥流水人家,古巷亭台青瓦的景致,更活像一幅生动灵巧的山水画。

王连清并没到过南方,也没见过南方。都是讲义的李先生和他们说的,说起南方,从未见过李先生那般风华意气,后来他们都知道,先生年轻时考学入仕去过南方,未第而归。

先生口中的南方也是南江,柳江合众多河流汇集而下的南段,被南方人统称为南江,南江风景诗情画意,多才子佳人,以前很是憧憬,未曾想自己竟往南方而去。

马车里的一行人,受尽了颠簸,一脸疲色。王连清靠在车厢的门旁呆呆的不说话,这是他第一次出远门,对面的世界有一丝渴望又担忧。

在他的记忆里,以前生活真的很平静,风吹不起一丝波纹那种,记忆里的小镇也很平静,小镇的小老百姓都很安居乐业,印象最为深刻的莫不过婆媳之间的争吵,还为镇上人津津乐道,没见过江湖人打杀,流血的家禽见过,杀人没见过,东胡巷的两兄弟争家产相互打架吃官差,还被大伙嘲笑。

王连清想着以前种种,脸露哀色,爷爷命不好,自己也命不好。他第一次见到有人那么凶狠,以前说书先生说过的江湖败类也不过杀人不过头点地,没想到爷爷被捅了十三刀,不得善终。

南下前的那天晚上还被噩梦惊醒,爷爷的梦里痛苦的模样刺痛他。想到以前的种种,他眼里泪珠在打转,强忍着没流出来,他打定了主意,等到南方,他要学武,最好能找到那三个歹人,以祭爷爷的在天之灵。

靠在对面的苏如文好像发现了王连清的举动,转到王连清的身边安慰道:“清儿,莫要多想,以后好好过日子。”

王连清发现转来身边的义父苏如文,定了定神,忙回道:“我知道了,义父。”

苏如文点了点头道:“我上面还有两儿子,就是你两个哥哥,大的叫苏吉,小的苏瑞,生性顽劣,以后你和他们在一起,可少给我惹麻烦。”

“见到两位哥哥一定帮义父看住他们,不会让义父操心。”王连清恭敬的说。

“如此最好,看你这么稳沉,我很放心。”说完苏如文又转回刚才的地方去,王连清看着他稍微宽心。

南下的路虽有官道而下,可是还是免不了一路的颠簸

止玄记  第十二章 去往你的城

,历经近两个月,他们终于赶到了南方的地界,过了三州两县,彻底离开了北方疆域,还有近十天的路程就到晋京城,晋阳朝的都城,苏家就在都城内。

夏末的季节的鸣蝉总是将声音拖得老长,南方的日落也似乎更晚,虽一路颠簸,大家还是很少说话,苏苏偶尔靠着爷爷,偶尔靠着他父亲,有时候还依偎着王连清,大家都很宠爱小姑娘。

王连清看着熟睡的苏苏依偎在义父的身边,王连清挪向苏爷爷,问他:“爷爷,我有事想问你。”

看到王连清挪过来并问自己,苏爷爷回到:“有什么问题你问吧。”

“我想问那三人究竟是什么人,为何与你有仇。”

老爷子想了说道:“那三人具体说我也不全认识,只认得其中一个,但听他们之间的称呼,年轻两人应该是那于正安那卑鄙小人同门的后生晚辈,至于那于正安是何人又为何与我有仇,这事得从十年前说起,容我慢慢跟你道来。”

事情是这样,十年前,京都最大拍卖行上宝阁拍卖了一件物件,苏家以巨资从拍卖中得一物,该物是一牌子信物,得此物者可得一次十年通天测的机会,此物干系苏门一族命脉,当时苏老爷子刚继任家主不久,对拍到的牌子信物十分上心,命人将之藏在苏家守卫最为森严的玄阁之内。

于正安以仆人身份潜入苏家,了解到苏家拍卖而来的牌子信物就藏在玄阁之内,趁着夜色潜入了玄阁之内欲窃之,谁料到苏老爷子当时就在玄阁之内闭关修炼,两人遇见,动起手来,最后于正安盗窃不成,脸上被砍了一剑还中了一掌打中心肺,从十层楼高的玄阁掉下悬崖,本以为他必死无疑,没想到他竟然还没死出现在北望镇袭击他们爷孙。

听完王连清震惊,没想到那于正安命这么硬,但对老爷子讲到十年通天测感到很好奇,遂问道:“爷爷,什么是十年通天测?”

“像我这样的江湖人你也算见过了,你感觉厉害吗?”

“厉害,你们武艺高强,又能飞檐走壁,非常厉害。”王连清很崇拜的说。

“我们在小老百姓的眼中算是厉害了,可你知道吗?上面有人比我们还厉害,你信吗?”老爷子指了指天。

“什么?怎么可能!”王连清震惊道。

“不用这么震惊,你还记得那晚,你浑身青光吓走了那三歹人吗?”

“自然记得,只是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也不知道什么缘由,只知道你胸口的玉佩大有来历,定是天上人给的庇佑之物,我们说的十年通天测等的就是天上人的测试,十年一次。”

“原来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是真的。”王连清惊呆了说道。

“自然,你所带玉佩要收好了,不知道是何物,可救了你一命,定不简单。”

“是,爷爷。”

“以后出门在外,多留些心眼,行事乖张些,遇到任何人都要客客气的,江湖中人奋起杀人都凭喜好,至于今天我跟你讲的事任何人都不要说给旁人听,免得惹了不该惹的人遭麻烦。”老爷子认真说道。

“记住了。”

“还有一事”说完老者从袖子中掏出一枚小巧的匕首,正是那枚瘦子受伤掉落在院中的匕首。

递给王连清说:“这边是杀害你爷爷的凶器,相信你也记得,是那瘦子受伤掉落在院中,逃得匆忙没来得及收走,我捡了过来,从这么匕首的锋利程度,打造工艺来,还有匕首上独有的标记来说,此物绝非凡品。”

王连清拿过来端详片刻,发现该匕首握把处有一鹰首的印记,匕首锋利无比,看着苏爷爷,问道:“爷爷,也没见过此标记?”

“我行走江湖多年,未曾见过此标记。那三人回去我便派人着手调查,一有发现就立马剿杀他们

止玄记  第十二章 去往你的城

,一丝报了你爷爷的仇,免得躲在暗处做些挑梁小事,让家人担惊受怕,至于这匕首也非凡品,你留着防身,至于报仇的事你不用管,安生过好今后的日子。”

王连清回应:“是”。

看着这枚匕首,王连清还是不禁的哀伤,毕竟爷爷就是死于这把匕首之下,他心中暗暗发狠,一定要学武艺。

车马行的很快,在路上他们没耽搁,除了让马歇息吃草休息,一直赶路,八天后,一行人终于到了晋京城下。

王连清第一见这么大的城门,高高的城墙上,宽阔的护城河,正大门的吊桥足有几丈宽,十车同时一并过都能行,城门上“晋京”两字气魄非凡,看着城门楼上执守的侍卫威严挺拔,现在没有战事,城门都开着,老百姓自由出入,熙熙攘攘,一片繁华之象。虽然北来也历经几州几县,完全比不得晋都的气势。

苏苏看着近在咫尺的城门,高兴的摇着爷爷的手背,欢快的说:“爷爷,你看,快看,我们要到了,快到家了!”

“知道了,看把你兴奋的。”老爷子无奈的说道。

外面传来侍从的声音:“大爷,家主,我们已到京都了,要提前前去通知家人来接吗?”

“你去先派人去通知他们在家候着就行,我们慢些到就行。”苏如文对着问话的侍从说道。

“是,大爷。”说完吩咐了一名侍从骑马先行去通知。

王连清他们在后面进了城,刚开市不久,街上热闹非凡,王连清看着人们熙熙攘攘的,各种叫卖声杂耍声不绝于耳,各式店铺装点豪华,规模繁大,行人衣着华丽,物式多种繁样,连地上的石板都雕刻着诸多动物,心里暗想着,就是不能和大地方比,北望镇还是太小了。

苏苏看着王连清一脸惊异的模样,笑呵呵的对他说:“小清哥哥,京都热闹吧?”

“真大真热闹,这里人真幸福。”王连清说

“嘻嘻,以后你跟着我,我带你出来逛,想要什么我就给你买什么。”苏苏仿佛是到了她的地盘她了说算的模样。

“好。”王连清回应着苏苏。

苏苏爹听到苏苏说的话,无奈的说:“这小丫头。”苏爷爷无奈的摇了摇头,苏苏见他们如此,对着两人吐了吐舌头,可爱至极。

不多时,马车停了下来,外面的侍从说话:“家主,大爷,小姐少爷,我们到了。”

苏苏开心的掀开车布,率先钻了出去,外面的侍从抱了他下去,高兴的喊了声:“小清哥哥,爷爷,爹,快下车,我们到家了!”

众人次第下车,抬眼望去,只见一个高大威严的府门立于眼前,门匾写着龙飞凤舞的两个大字“苏府”,府门两侧高挂着三对大红灯笼高贵华气,对直的石阶两侧盘坐着两樽石刻麒麟,威武刚严,府门口有两男两女仆人模样分站两侧,一管家模样的老者见到几人下车,立马吆喝道:“恭迎家主大爷小姐回家!”

汕尾治疗早泄医院
汕尾好的男科医院
汕尾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汕尾男科
汕尾男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