荥阳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山西转型看煤脸色

发布时间:2019-11-24 04:56:19 编辑:笔名

山西转型看“煤”脸色

据华夏时报报道,三年前,山西获批转型综改区,希望能够改变一煤独大的产业结构,然而时至今日,面对煤价的跌跌不休,山西政府却不得不再次施以援手提振煤炭产业。

虽然省里和市里都提出转型,但到了县里,对煤炭产业的依赖依然更强。20日,山西省临汾市某县煤炭老板张文平直言。

多少年来,煤、焦、钢铁等传统产业一直是山西经济的中流砥柱,尽管偶有飘摇不定之时,但总体还算平稳。然而,这一次在国内经济形势未见好转的情况下,煤市寒意难散,身在其中的山西煤企大幅跌落,深陷债务危机,举步维艰。

如今煤炭产业还是山西经济的灵魂。20日,山西省发改委综改处一位副处长对《华夏时报》表示,他强调煤炭依旧是山西工业经济的动力引擎。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上半年,煤炭工业占山西省工业比重达41.7%,占山西省工业利润比重达77.5%。

内忧外患

今年以来,山西省资产负债率逐月上升,山西省统计局统计数据显示,2月至6月,全省工业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9.1%、69.6%、69.7%、70.1%、70.7%,资产负债率提升呈加速态势,由于煤炭行业的不景气,令山西的工业陷入资产高负债危机。

没有一家焦化厂不是打肿脸充胖子,一年下来少则赔个8000万元,多则上亿元。太原市国资局综合处处长王天有对本报表示。

如此高负债的背后,是煤炭行业的不景气。

一度跻身财富500强的山西五大煤炭巨鳄,如今负债率均远超警戒线。山西煤炭厅一工作人员说,几乎所有的山西煤炭企业都正在垂死挣扎。截至2013年6月末,焦煤、阳煤、同煤、潞安以及晋煤五大煤炭集团负债率均在73%以上,负债总额近6800亿元。

惨淡的煤市,首先波及到的是山西的财政收入。山西省国税局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山西省煤炭生产增值税减收98.5亿元,同比减收近三成,占全省国税收入减收总额98%。山西省国税局收入规划核算处处长杜飞彪认为,山西经济下行压力丝毫没有减小的迹象。

受此影响,山西省内各地开始为财政收入的锐减而担忧,如晋中某县最大的煤炭企业今年上半年纳税只有6000余万元,而去年该企业为县里贡献了近3个亿的税收。

萧瑟的煤炭寒意,还传导给了煤炭业众多上下游行业。据报道,从晋北大同到朔州,再从晋中到吕梁,密布于山西各国省干线的煤场喧闹不再,大部分煤场开始歇业。现在也不敢存煤了。张文平说,山西沿线各大小煤场空空如也。

此外,今年前5个月山西四大出口支柱产业(煤炭、焦炭、金属镁、不锈钢)中,除不锈钢外,其余产品出口都严重下滑。

内忧外患下,将直接影响山西今年设定的经济目标的完成山西2013年GDP增速目标为10%左右,财政收入计划安排增长12%。而事实上,今年上半年GDP总值同比增长9%,财政收入同比增长仅5.5%。

政府救市

煤市持续低迷,煤价跌势难止,煤企生存困难山西省政府再也坐不住了。

7月8日,山西省省长李小鹏在京与五大电力集团进行座谈,希望构建和谐煤电关系;7月15日-18日,李小鹏连续4天主持召开与煤炭有关的企业座谈会;19日,山西省委书记袁纯清提出要积极扩大煤炭销售

7月26日,山西政府披露,山西省发布20条相应措施,力保煤企。

山西省经济转型与企业发展研究会书记朱启远表示,此举虽有些迫不得已,但还是会起一定作用的。

事实上,早在今年年初,山西省便定下2013年新增煤炭产能达1.2亿吨的目标。为完成这一目标,今年4月,山西省政府提出促进煤炭产业增量、稳价、降本、提效;6月27日,山西省煤炭经济运行专题会议,再次强调要增量。

增量必然会带来巨大的投资。本报从山西省政府有关部门获悉,2013年山西省将完成煤炭固定资产投资1500亿元,建成竣工150座矿井,新增煤炭产能1.2亿吨。截至目前,山西省煤矿批复总产能达到13.24亿吨/年。

不过,王天有认为,不断释放的产能和增加的产量,会引起恶性竞争最终导致煤价下跌。而19日,山西潞安集团一位负责人告诉,仅同煤集团、潞安集团、阳煤集团等煤炭集团下属企业就超能力开采近1500万吨以上。

山西政府的救市,业界颇有微词。但朱启远认为,政府救济并不是最好的办法,关键是看市场,市场决定企业的成败。

转型的阵痛

如今,煤炭黄金十年戛然而止,而山西煤炭业的路到底如何走,恐怕无人能回答。此前,煤电一体化、煤化工等项目已在山西推行多年,也被一度认为是山西转型跨越发展的重要决策,不过上述发改委人士认为,山西因受资金、技术等方面的制约,转型推进速度还有待加速。

不东不西,不是东西,这是自嘲在国家战略中,山西既没被划进西部,也靠不上东部。自国家出台中部崛起战略5年之后,各省纷纷调整自身定位,争夺中部开发的中心地位。其中,武汉、长沙、合肥、南昌联合提出中三角,郑州牵手洛阳,着墨中原经济圈,只有太原,东西不靠,再度遭遇单飞。

那么,在这样的困局中,山西该如何发展前行这是山西省主政者始终在思考的问题。山西省委书记袁纯清3年前在山西获批国家资源型经济转型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时,便提出再造一个新山西的战略目标。按照袁纯清当时的路线布局,山西下一步转型应以煤为基,多元发展,但时至今日,多元发展的局面却并未打开。

如今,一心想要摆脱一煤独大的山西,不得不再次依靠煤炭来拯救经济。

山西证监局局长孙才仁认为,山西转型的关键就是金融工具要接地气,有专家甚至建议,山西还需要组建一个能源银行,为山西的转型提供金融支持。

而事实上,山西也一直在寻找其他出路。本报近日采访获悉,山西省最新下发了煤层气20条,提出把煤层气产业打造成为山西资源型经济转型的一个支柱产业。据悉,山西是全国煤层气开发潜力最大的省份,煤层气资源总量约10万亿立方米,约占全国1/3。

有分析人士认为,当前煤炭不景气形成的倒逼机制,正是破解资源诅咒、加速推进山西工业转型升级的最好时机。

巨蟹座
过滤设备
心情日记